belongnews@gmail.com



美國與中國政治關係趨於緊張,將直接反映在經濟陣線上,人民幣匯率尤其將首當其衝。歐新社.jpg 

華爾街日報18日報導,美國與中國之間日益升高的政治緊張情勢,將沾染更濃厚的經濟色彩,華府可能在未來幾個月內,對幣值遭低估的人民幣施加壓力。

美國總統歐巴馬18日將接見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由於中國視達賴是推動西藏獨立的力量,此舉勢必讓北京大為不悅。美國國務院17日說,國務卿希拉蕊也將在18日和達賴會面。

除了達賴之外,美國將出售64億美元的武器給台灣,Google遭到可能來自中國的網路攻擊,以及雙方在制裁伊朗問題上的歧見,都使得美國與中國的政治關係趨於緊張。

但對美國官員而言,人民幣的匯率如今才是最受關切的問題。歐巴馬與其許多政府官員都強調,人民幣遭到低估造成中國出口品相對顯得低廉,不但促使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快速膨脹,也剝奪美國人民的就業機會。

不僅如此,美國官員也注意到,以往在中美關係上扮演安定角色的美國跨國企業,現在也逐漸在口頭上對中國保護主義趨勢的抬頭表示關切。

一位白宮官員說,「我們期待中國採取行動」協助平衡全球貿易的流通,如果北京未能採取行動,「便會讓美國承受必須有所回應的更多壓力」。

過去曾在柯林頓政府任職,目前是布魯金斯研究所中國中心主任的李伯沙爾說:「我們有10%的失業率,中國則靠遭低估的貨幣積聚龐大的貿易順差,這筆政治帳很難算得清楚。」

事實上,人民幣匯率一向都是美國政界關心的問題,只是在美國失業率高不勝寒,而中國經濟成長率卻屢創新高的對比下,措辭自然也愈來愈尖銳。

歐巴馬本月與民主黨的參議員會面時承諾,將在包括匯率在內的諸多貿易問題上,對中國採取「更強硬的態度」,確保美國商品不至處於競爭劣勢。

中國在將人民幣緊釘美元多年之後,2005年開始允許人民幣升值,在2005年7月到2008年7月之間,人民幣對美元升值21%。但隨後全球經濟危機削弱中國的出口需求,也引發中國經濟成長減緩的顧慮後,人民幣的升值也隨之中斷迄今。

不過,北京工商大學的經濟學教授季鑄說:「不論美國是否為中國貼上匯率操縱者的標籤,中國都不太可能在4月以前讓人民幣升值。中國絕不會因為美國的壓力而採取行動。」他說,安定仍是中國最優先考慮的問題。

【 編譯陳澄和  2010/02/18 聯合晚報】

 

5427629-2281489.gif 

 

大陸減持美債 人民幣邁向國際化

大陸連續兩個月減持美國國債,去年底更把第一大美債持有國的寶座讓予日本,市場人士觀察,大陸此舉應是在為人民幣國際化鋪路,如果亞洲國家相繼跟進,可能造成美債價格下跌,進而讓美元產生貶值壓力。

美國公布大陸減持美債的消息後,10年期美債殖利率17日約為3.687%,較16日走高2.3個基本點。

券商指出,大陸在去年11月和12月大量減持美債,期間10年期美債殖利率自3.39%走高至3.841%,共上揚45個基本點,可見大陸減少部位已衝擊美債價格。

銀行外匯主管指出,大陸仍是美國國債主要持有者,如果拋售美債的速度太快,可能造成美債價格下跌,對大量持有美國公債的日本和台灣等其他亞洲新興國家,短期將面臨持券虧損壓力。

大陸減持美債,多少將加深市場對各國外匯存底納入人民幣資產的心理需求。

匯銀主管指出,美元及人民幣此消彼長下,人民幣後續升值可期,過往亞幣走勢緊盯美元的局面可能改變。

尤其是和大陸往來密切經濟體的貨幣,如新台幣、韓元、馬元及星元,未來跟人民幣的連動性會逐步提高。

人民幣去年已可在大陸沿海城市跨境結算,人行更宣示未來要擴大到全國。

【 記者藍鈞達 2010/02/18 經濟日報】

 

創作者介紹

✍ 碧琴司の →ße

碧琴司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bn
  • 國際油價 漲回78美元

    受市場預期美國上周石油庫存增加及美元走強影響,國際油價18日一度跌向每桶76美元,但隨後因為美元漲幅縮小,紐約輕原油期貨價格止跌回升,漲回78美元價位。

    紐約商業交易所(Nymex)18日盤中,西德州輕原油3月期貨漲1.38美元或1.8%,報每桶78.71美元,是1月20日來最高價位。盤初該期貨最低一度跌1.3%至每桶76.32美元。

    MF全球公司指出:「過去24小時美元突然反跌為漲令我們驚訝,若美元持續挺升,本周許多商品都可能繼續承受壓力。」

    美元升值通常會對油價造成壓力,這會導致其他貨幣的購買力下滑,降低非美國投資人對以美元計價商品的興趣。

    美元兌歐元匯價18日紐約盤中報1.3637美元兌1歐元,稍早一度升值0.5%至1.3540美元兌1歐元,逼近本月初升抵的九個月高點,追蹤美元兌六種主要貨幣的美元指數則上揚0.44%至80.727。歐元匯價受希臘主權債務危基和歐元區成長前景黯淡等問題影響而每況愈下。相形之下,美國聯準會(Fed)1月會議記錄顯示,Fed決策官員對美國經濟前景的看法更為樂觀。

    金價和銅價18日都下跌,除了美元走強外,國際貨幣基金(IMF)計劃在市場上出售更多黃金也拖累金價走低。黃金現貨價格一度下跌0.78%,報每英兩1,098.15美元;倫敦金屬交易所(LME)銅三個月期貨下跌0.7%至每噸7,094.25美元,為連續第二個交易日走跌。

    路透訪調的分析師預期,美國能源資訊局(EIA)訂台灣時間19日凌晨公布的數據將顯示,美國原油庫存在2月12日為止的一周增至220萬桶,分析師並預測,汽油庫存會增加,包括取暖油在內的蒸餾油品庫存則會減少。

    美國石油協會(API)17日則表示,上周美國原油庫存減少6.3萬桶,不是先前所預期的庫存增加,而儘管美國東北部天氣嚴寒,取暖油及柴油的庫存仍增至130萬桶。

    【2010/02/19 經濟日報】
  • belongnews
  • 我見我思-美元餘威到何時

    歐洲債信危機爆發,美元再度堅挺,美元資產又成為資金避風港,顯見美國餘威猶存。不過,美國難看的政府與國家的財務數字,實在又令人擔心這只是美國的「餘氣」。

     金融海嘯中,靠著全球各國政府努力降息、拚命塞錢的量化寬鬆、大幅舉債做公設的財政政策,終於撐住經濟,避免大蕭條,且逐步走向復甦。但二○一○年始,就出現歐洲債信危機,告訴大家:今年的經濟課題是各國主權債務問題。

     主要國家中,英國與日本財政數字已是糟糕之極,美國的情況更「不堪」,但偏生又是影響最大。美國去年政府預算赤字一.四二兆美元,今年「努力加餐飯」變成一.五六兆美元,與國內生產毛額(GDP)的比重為十二.五%,這個數字,與才爆發債信危機的希臘十二.七%比,堪稱「兄弟之邦」,而美國的金額當然遠高於希臘。美國政府債務餘額達十二.四兆美元,與GDP的比已近九○%了;其外債比亦達四六%。

     這些難看的數字,連美國聯準會官員都擔心鉅額債務,會釀成新一波的危機。學者的預測則是如美國不能改善其雙赤字,二○二四年外債淨額就高達一三五%了。

     美國的債務靠著日本、中國、英國三國持有大量美國國債部位得到融通,但新公布的數字顯示,中國去年底就減持美債三四二億美元,持有部位減為七五五四億美元。雖然短期內中國不可能大砍持有的美債,因為損人不利己,但全球憂心美元資產的前景已是共識。不論中國是基於「政治因素」,或中美雙方官方說的「技術性操作」,這仍是一個警訊。

     在二○○七年次貸風暴之始,「脫鉤論」曾流行一時。當時一派的看法是新興市場近年彼此的貿易額大增,經濟實力也已較十多年前更上一層樓,不再完全仰美國之鼻息,因此,金融市場與經濟表現已能與美國經濟情勢「脫鉤」。

     不過,當大海嘯把所有國家都捲入後,再也沒人提脫鉤論了。過去十年,靠著美國「負儲蓄」的消費力,讓全球各國─特別是新興市場的產品有去路,從而拉抬經濟、累積外匯,這些外匯再回頭買美債,支撐美國的「負債經濟模式」,讓大家享有一段好光景。但這種方式就如「龐式騙局」一樣,總有無以為繼及破功的一天。新興市場區內貿易再怎麼增加,最後產品的去路,還是以美國這個擁有十四兆美元的龐大經濟體與市場為主。美國再出事,大家要不倒楣也難。

     從雷根執政後,過去數十年,美國龐大的雙赤字讓不少人看衰美元資產與美國經濟,但靠著唯一的霸權及其間有「柯林頓中興」,執政期短暫讓美國政府產生財政盈餘,終於撐到現在。但現在累積的「能量」太過龐大,讓人擔心一旦市場看法反轉,狂拋美元資產,會釀成再一波海嘯。希望那一天不要到來─或至少來到時,世界經濟已更具承受與化解的能力了。

    2010-02-19 中國時報 【呂紹煒】
  • bn
  • 大陸匯率改革與結構調整-人民幣升值不能解決貿易順差

    隨著中國外貿逐步趨穩、外匯儲備上升速度再次加快,國際市場對於人民幣匯率的關注程度重新上升,不少分析報告開始對人民幣升值的時間和幅度進行競猜,這種情形十分類似2005年前後的市場分析格局。不過,從趨勢看,不應把現在與當時的市場格局做簡單類比。

     從政策導向看,實際上中國一直在積極採取措施促進貿易和國際收支的平衡,例如2005年7月21日的人民幣恢復浮動以及相伴隨的一次性升值,也是試圖平衡此前中國國際收支平衡表上所累積的貿易盈餘。但是實際情況卻表明,因為全球經濟所出現的結構性變化,中國的貿易盈餘在2005年後繼續呈現迅速上升的趨勢。從更大的背景上可以說,這種貿易順差的積累更多體現的是全球產業鏈的轉移趨勢。

     從國際收支平衡的角度看,實際上任何一個國家出現貿易順差和資本流入時,都不可能完全靠匯率升值平衡,就如同美國出現大量的貿易逆差等狀況,也不可能完全依靠美元的貶值來解決一樣。匯率的大幅波動所可能產生的影響是多方面的,反而可能會對實體經濟形成多方面的衝擊。

     從當前中國的具體狀況看,因為中國特定的城市化發展階段以及加工貿易占據重要地位的貿易結構,註定中國的貿易必然在相當長的時期內會有貿易的盈餘,同時中國經濟的率先復甦也必然會吸引外資的流入,這種格局所形成的雙順差是結構性的,很難僅僅依靠匯率升值來解決,而要調節這種國際收支的不平衡,除了一定程度的小幅升值之外,主要應該是依靠中國經濟的內部改革和結構的調整。

     人民幣匯率爭論凸顯的不僅是匯率機制改革問題,更是中國經濟內部改革和結構調整的迫切性問題。首先,要素資源價格的扭曲實際上放大了匯率升值的壓力。中國低估的本土資源價格使得中國的出口優勢被放大,同時也使得企業更傾向於依靠廉價資源進行出口,增大了對資源的消耗,從這個意義上說,加快要素和資源價格的市場化改革,是促使匯率更為合理、促進國際收支平衡、也促使國內資源配置更為合理的關鍵因素之一。

     其次,非對稱的外匯管制措施放大了外匯的供給進而放大了升值的壓力。當前外匯管理體制基本上還是在外匯短缺時期形成的,強調增大外匯供給而抑制外匯需求,在外匯已經充裕的今天,這種不對稱的外匯管制客觀上放大了升值的壓力,因此,調整外匯管制也是十分重要的內部改革、促進國際收支平衡的內容,特別是要給企業和居民以及金融機構更大的外匯運用權,避免過分將外匯集中到政府手中而形成運用的更大的難度。與此相伴隨的一個新課題是,從危機中的國際貨幣體系及其缺陷可以清晰看到,人民幣在資本項目的可兌換和國際化是必需要完成的重要任務,客觀上要求要逐步推進意願結售匯,同時逐步放鬆人民幣在匯兌和交易環節的不同限制。

     第三,從整個經濟結構的角度看,擴大內需,減少過分依賴外需,同時優化利用外資和出口產品的結構,提高出口產品科技含量,提升中國在全球產業鏈中的位置,降低對資源的過度消耗,是必然會面對的結構調整。

      與以前的匯率爭論中的觀點格局不同的是,以前更多的是美國等發達國家強調人民幣匯率應當升值,而在此次危機中可以看到,一些發展中國家也開始成為對人民幣匯率和貿易順差更為敏感的主題。

     發展中國家關注匯率問題

     客觀地說,目前的人民幣匯率制度所支持的國際收支格局,總體上對美國等發達國家也是有利的,這既包括中國出口中本身就包含了相當比例的外資企業、中國經濟的復甦所支援的需求增長對國際市場發揮了積極的帶動作用,同時中國所形成的外匯儲備增加的對美元的購買也支持了美國經濟的復甦。而對一些發展中國家來說,在經濟危機時期,對於人民幣匯率及其貿易順差可能更為敏感,這其中既有誤解的成分,也可能蘊含了中國需要加快結構調整、轉換增長方式的現實動力。

     具體來說,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所形成的兩頭在外的外需主導型的增長方式,對帶動中國經濟發揮了十分積極的作用,在中國經濟的總量相對較小、參與這個國際經濟產業轉移的區域還主要集中在珠三角和長三角等局部地區時,中國經濟對全球市場的影響可能還有限,但是,中國經濟增長格局實際上是形成於亞洲四小龍等小經濟體的發展路徑的,這些小經濟體採取這種幾乎完全依賴國際市場的增長格局,在客觀上因為其經濟總量相對較小而大致可行,從自身條件上也因為經濟規模相對小而不得不採取這種增長路徑。

     轉換增長格局極具迫切性

     但是中國作為一個最大的發展中國家,特別是經歷此次危機之後國際影響力的上升,特別是具有標誌意義的是中國的GDP會很快超過日本,那麼,如果中國繼續推行這種來自於小經濟體的增長格局,就可能會對全球不少的新興經濟體產生深遠的影響。從全球化的新格局以及中國所處的新地位、發展的新階段來說,轉換這種增長格局的現實性顯得尤其迫切。

     因此,在當前的市場狀況下,人民幣何時重新進入雙向波動、小幅升值的軌道其實並不重要,因為即使重新進入這個軌道,其幅度也是十分有限的。從當前的市場格局以及歷史經驗看,更為關鍵的問題,還是當前的匯率爭論所凸顯出來的關於內部經濟改革以及結構調整的迫切性。
     (作者為中國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長)

    2010-02-18 旺報 【巴曙松】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