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WEEK.jpg 

整體而言,德國敵視把遺傳理論與社會政策的混為一談,仍是件好事,但是對薩拉吉的貶斥,其實早在他那些有關遺傳學與基因的意見之前就已經開始了,這更能看出德國政治論述的本質,而不是薩拉吉在上週究竟跨過了什麼樣的界線。

德國政治文化最大的威脅,主要來自那種公開毀滅異議思想家的趨勢,而不是極右派。

 

在歐洲其他地方早出現過這類人物的數十年後,德國終於也誕生了一個反移民的右翼明星。不過他只紅了一個禮拜。提洛‧薩拉吉,前社會民主黨的政治人物,為了他的新書《德國自我取消》在德國引起了公憤。他在書中揭露了德國在教育、移民與社福政策等方面的失敗。這本書在上週正式公開前就已經成為亞馬遜德文暢銷書榜首。書中,他對智能遺傳有怪異看法,也宣稱伊斯蘭教阻止穆斯林接受教育。更讓人不安的是,他在受訪時輕率地說有研究顯示「所有猶太人都有一個共同的基因」,後來道歉了事。

 

他的報應裡少不了被公開動私刑。德國總理梅克爾在書出版與訪談播出前就指責過他,她,還有德國總統Christian Wulff與財政部長Wolfgang Schäuble都對薩拉吉的現任雇主德意志銀行施壓,要銀行開除他。向被視為獨立行事的中央銀行,倒是很快地照辦。他上脫口秀的行為受到公審,媒體聯合起來詆毀他,有篇評論稱他作「穿細條紋襯衫的納粹」。社會民主黨開堂審理後開除了他的黨籍。

 

整體而言,德國敵視把遺傳理論與社會政策的混為一談,仍是件好事,但是對薩拉吉的貶斥,其實早在他那些有關遺傳學與基因的意見之前就已經開始了,這更能看出德國政治論述的本質,而不是薩拉吉在上週究竟跨過了什麼樣的界線。他常常用直率的言論,挑起其他德國官場人物避之唯恐不及的焦點議題,因此,上個禮拜的情景,只是讓許多一般德國民眾認定他們的領導人又在逃避關鍵問題。根據民調,有50%到90%的德國人支持薩拉吉──幾乎完全和媒體的反應相反──認為他應該保有現職並享有言論自由,同時也認同他對移民的看法。從談話、部落格辯論與讀者評論來看,他們對基因的問題不太關注,注重的是薩拉吉對移民與國家福利在造成德國下階層永久存續所扮演的角色等種種不同意見,其中包括令人關注與法律上的問題,如要求強制說德語的幼稚園、與依教育成效決定學校預算、通過以工代賑方案與新移民10年內不得請領社福金等等。

 

政府與人民的認知漸行漸遠,在世上許多國家裡都不是什麼新鮮事。但德國的政治與媒體似乎對政治正確更自我設限,從而導致其長年辯論的內容是哪些可以討論而哪些不能討論,議題本身反而乏人問津。

 

在德國,任何對國家福利的批判,都很快就會被打成當年替納粹提供養份的「社會達爾文主義」。這使得針對福利制度進行理性辯論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但是沒有人──即便是薩拉吉亦然──像前總理科爾在 90年代一樣,叫那些移民回家去。大多數德國人已接受自己國家日漸成為多種族國家的想法。而且,德國的極右翼極其少數與邊緣,德國社會也難容許這樣的政黨成長。這使得德國更應該對此類議題展開公開辯論。德國政治文化最大的威脅,主要來自那種公開毀滅異議思想家的趨勢,而不是極右派。

 

【本文譯自《NEWSWEEK》SEP13/2010,由台灣英文雜誌社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碧琴司の 的頭像
碧琴司の

✍ 碧琴司の →ße

碧琴司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