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jpg 

我們可以用兩種觀點來看東北亞,而且這兩種也都明顯的被表現出來。首先這個區域可說是世界上不穩定帶之一,很可能發生潛在的災難。來比對日本與中國的關係,其中一個已奠立了強權,另一個正在崛起。其中一個政治癱瘓無力,另一個卻有著自己的驕傲自信。日本是美國關鍵的夥伴,中國卻是可能的敵人。兩國過去的恩怨敵意被新時代的侮慢強化,而更形尖銳。而分裂的朝鮮半島,北韓握有核子武器,與中國同盟,走史達林主義的極權政治,對立於作為美國夥伴行民主政治的南韓。綜合上述這些因素,也難怪時事評論人,總是常常將這個區域想成危險地帶。

 

不過,在此我們還有另一種看東北亞的眼光,這是一個代表和平與繁榮的區域。將近二十年的時間,從1930到1950年代,東北亞深陷戰火中,但如今煙硝味已飄揚遠去。當北韓固守神祕封閉社會,和殘酷導致貧窮的獨裁政治時,已經走入現代的南韓和日本,在人權、健康福利和經濟財富等都有顯著的提升,遠超越過去。過去二十年,他們的繁榮也有中國的參與。就在9月8日,日本監禁中國捕釣艦艇,並宣稱他們進入日本海域,也就是在中國東方,雙方稱為釣魚臺的島嶼。北京外交部長發言人說到,日本如此說法和作法不僅違法,且無效沒用。除此,中國政府要求與日本大使開會協商這次的事件,並鼓動產生反日批評聲浪。9月13日,日本東京釋放14名船員,但扣留船長。這次藉由一般慣用鼓動大眾對日的憤怒情緒,不如2005年日本改寫教科書對過去屠戮中國城市那次成效卓著。

 

現在再讓我們來看看好的一面,金正日的政權很明顯的將使北韓面對一連串的災難。最近在天津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專家們針對北韓從軍事第一改變為經濟第一的政策,認為金正日政權有轉變的傾向,儘管西方世界仍對此多有質疑。

但可確定的是,所有人包括中國在內都不贊同北韓的行為,那種具侵略性的對外態度和政策。

 

一般看法尤其是非日本人都認為,讓典型工於心計的小澤一郎(Ichiro Ozawa)擔任首相根本就是日本的災難,但我不那麼認為。不管你是討厭他、喜歡他,至少他有改變過去二十年來陳腐守舊的雄心和想法,他希望進行改組並計畫讓日本扮演與其經濟實力相稱、關鍵的世界性角色。若他在民主黨黨首選舉中獲得勝利,他將有機會實現諾言兌現改革的政策,而這樣也好過只能在野砲轟執政黨,最後於事無補的情況。

 

從首爾到臺北到加爾各答,亞洲政治的領導人都採取務實重組政策,鼓勵追求外資,外國公司設廠,並干冒日本過去慘虧的風險。日本並不單純要鞏固東北亞的繁榮作為美國最長久且最重要的盟友,日本也間接代美國,扮演居間協調潤滑平衡的角色,確保危機不致於失去控制。

 

許多時事評論人都認為東北亞區域有潛在危險爆發的可能性,由於一些無法預測的事件而導致無法想像、糟糕的結果。從過去東北亞區域歷史的複雜和糾隔,不難想像其可能性。但我希望事情能往好的方向發展,日本能跳脫過去二十年政治的陳腐,能積極有自信的運用其才幹扮演他的角色,使東北亞享有和平和繁榮。

【本文譯自《TIME》SEP27/2010,由台灣英文雜誌社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碧琴司の 的頭像
碧琴司の

✍ 碧琴司の →ße

碧琴司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