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朔.jpg 

十八世紀英國大詩人格雷(Thomas Gray)有一首名詩〈愛貓淹死在金魚缸裡〉,寫他的愛貓看到魚缸裡的金魚金光閃閃,遂千方百計要抓,一不小心就掉了進去,慘遭溺斃。詩中有句曰:「所有亮晶晶的,並非都是黃金!」後來,廿世紀的美國大詩人威廉斯(William Carlos Williams)也有過可以相呼應的句子:「刀子擦得亮晶晶,他們就以為很鋒利。」

     這兩個句子可以做各種解釋,有一種解釋是:有些政治口號看起來亮晶晶,但做起來卻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亮晶晶的口號講很容易,但若沒有配套的決策規畫力為後盾,到頭來只不過是一場空甚或變成一場鬧劇。這也就是說,很多問題絕非執行力出了問題,而是一開始的決策規畫力就出了問題。這也印證了一個更基本的道理:漂亮的口號不足以治國;擦得亮晶晶的刀只是空好看,卻不鋒利!

     例如,台灣防洪治水不力,早已遇雨成災,原因之一就是一條河的上中下游分屬不同管理單位,各自本位,無法成套。二○○八年有學者提出所謂的「流域管理」觀點,這是個好見解,但聽到大官耳中則成了亮晶晶的新口號。於是行政院遂指令成立跨單位的「流域管理委員會」,但除了二○○八年十月間開過一次會外,兩年多來毫無動靜。這是沒有執行力嗎?當然不是,在上面的人不能只呼口號,而是要在呼過口號後規畫出整套政策,交付執行。如果把口號當政策,這種口號再怎麼漂亮,也只是空言。

     再例如,目前這個時代,諸如「節能減碳」、「再生能源」等早已成了全球新價值和新口號,我們跟著呼口號並沒有什麼不好。只是口號並非政策,它必須有整套的規畫、目標、做法,以及官僚體系思維模式的改變來搭配。但我們的《再生能源發展條例》通過至今已逾一年,民眾和企業踴躍申請安裝太陽能,但台電收購太陽能電的金額卻掛零;政府官員竟然有人擔心太陽能產業發展過熱,因而準備設限。對於這起荒唐案例,有些媒體在執行力上做文章,其實這起案例的關鍵哪是什麼執行力?而是決策力與規畫力出了問題。一個與過去不同的新政策,由於和以前的習慣不同,更需要事先做好功課完成規畫,溝通意見,執行時才可免掉政策摩擦。台灣的收購金額掛零及有些人認為太陽能發展過熱等現象,其實都是政策摩擦的亂象。它不是執行力出了問題,而是更上游的決策力和規畫力出了問題。

     近年來的台灣,上層的口號政治當道,有權者聽到什麼好口號,就抓進籃子當做菜,他們只管亂開口號支票,至於怎麼做卻從不理會,出了問題不是快閃,就是賴給執行力。「流域管理委員會」和《再生能源發展條例》,就是口號政治典型的後遺症。稍早前廢除死刑的問題鬧成一片,現在還拖在那裡,不也是口號政治的後遺症嗎?

     政治人物找口號太容易了,最近這幾天,這種口號政治更形氾濫。台北市忽然想到房價問題已成了民怨之首,於是要在精華地段的仁愛特區蓋「小帝寶」出租給青年與社會住宅。不在房價及所得問題上動腦筋,而只是呼個看似漂亮的「小帝寶」口號,這是哪門子的房屋政策?再例如,內政部忽然想起「性交易除罪化」這種口號,台灣大多數人都已看到不久之後,台灣的「一樓一鳳」必將竄起,性剝削和性交易將更氾濫。等到將來出了問題,又要賴哪個單位的執行力?

     近年來的台灣政治,已愈來愈漂亮口號掛帥,而人們在評論事務時,也動輒偏袒上位者,出了不好的結果一定賴給執行力,從來不會從整體的觀點,由「口號─政策─規畫─執行」去探究責任的歸屬。這種習慣其實是更助長了政治人物的口號氾濫和抓到籃子就當做菜的草率風格。要扭轉這種習性,我們一定要理解到,口號只是口號,也絕非政策,政策必須是一種具有目標和策略內涵的論述。有些刀子擦得亮晶晶,可是連菜瓜也切不動!

     (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 2010-10-19
  • 中國時報
  • 【南方朔】
  • 創作者介紹

    ✍ 碧琴司の →ße

    碧琴司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