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jpg 

人民幣匯率不是美國該擔心的,他們的真正該擔心的,是中國本身。

  image.jpg

我喜歡執政與在野兩黨攜手合作的感覺,光是民主黨和共和黨的人走在一起,這樣的畫面就會讓我開心地發笑。「我對自己說,美國政府終於真正動起來了」,但是,當我發現了他們的真正意圖之後,我的願望落空了。

 

美國眾議院在9月29號通過了一項民主黨與共和黨均全力支持的法案,該法案旨在懲罰被低估的中國關稅貿易,並允許美國公司對於自中國進口的商品徵收懲罰性關稅,每個人都覺得該是時候這麼做了。但事實上卻並非全然如此,這項法案充其量只能說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或者是一種借力使力、討好人心的動作,這不僅對於目前的經濟問題沒有幫助,而讓人更擔心的是,這股反中情緒所產生的影響,將讓我們對於中國下一階段經濟發展與其所產生的影響,流於偏頗而缺乏正確與客觀的認識。

 

毫無疑問地,中國政府操控著人民幣,大家都知道被低估的人民幣匯率有助於中國的海外經濟,但就算人民幣現在馬上升值,目前的經濟形勢並不會因此而改變。2005年7月至2008年8月期間,北京迫於美國政府的壓力,人民幣在此期間共升值了21%,儘管如此,中國對美國的出口仍舊保持強勢。當然,低迷的經濟也使得中國的出口放緩,但與其他國家相比,即便是相對價格偏高的商品,中國的出口也優於其他國家。

 

1985年,美國也曾迫使日元大幅升值50%,但這樣的增長並沒有使美國商品更具競爭力。耶魯大學的Stephen Roach指出,從2002年開始,美元本身的價值與其貿易夥伴相比,已下降了23%,然而,美國的出口表現僅能算是差強人意而已,這難道也是其他國家操縱貨幣的關係?

 

未來,中國給我們的印象即將不是廉價商品的充斥,實際上剛好相反,中國正在提升產業附加價值,其商品也正朝著精緻化邁進,並將對美國目前既有的經濟優勢構成威脅。諾貝爾經濟獎得主、芝加哥大學教授Robert Fogel更預測,儘管中國在幾個面向目前皆不及印度,但中國絕對有能力進入技術導向經濟領域,且到了2040年,中國的GDP將達到恐佈的123兆美元,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

 

不管人民幣的匯率如何,中國政府對於未來的經濟發展已有一套佈局,相形之下,美國朝野兩黨目前只會在匯率上做文章,在實質的政策面卻看不出有何具體作為。

 

 

【本文譯自《TIME》OCT18/2010,由台灣英文雜誌社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image.jpg image.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碧琴司の 的頭像
碧琴司の

✍ 碧琴司の →ße

碧琴司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