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懂世界經濟的第一本書.jpg 

ECFA雙英辯後,外界評論多是馬英九總統算是「勝方」,似乎蔡英文說的是專業的真理,只是輸在辯論技巧。不過,坦白說,專業的看,蔡主席專業觀點其實不及格。

     蔡主席論述主軸之一,在ECFA會影響弱勢產業。不過,熟知產業演變者都知道,一味保護弱勢、已缺乏競爭力的產業,只會讓產業與經濟更形羸弱;缺乏競爭力的企業與產業離開市場,也才能釋出資源(包括土地、人力、資金)給其它新興有競爭力的產業。這也是經濟學家熊彼得著名的「創造性破壞」真義。很殘酷,但卻是資本主義運作實情。

     民國七○年代,台灣的工資、土地成本開始上揚,加上台幣升值,傳統勞力密集產業逐漸被淘汰、外移,當年經濟上討論最多的熱門議題叫「產業空洞化」;然而,「舊的不去,新的不來」,台灣以高科技產業再站起來,留下的傳產也提升附加價值、完成產業升級。

     蔡英文也表示,馬政府不該獨鍾中國談ECFA,而應與其它國家多方進行,她也提到台美間的貿易投資架構協定,認為應在此架構下循序漸進,一個一個談,才是正確方式。

     此語聞之專業,實則空泛離題。ECFA的急迫性來自東協加一(中國)的東亞自由貿易區今年上路,區內關稅大部分都將降到零,台灣被排除在外,因而許多出口到該區內的產品將因關稅差距,在競爭上屈於劣勢,而我國出口到此區的比重已達六成。此劣勢,即使台灣與包括美國在內的其它區外國家,簽再多的FTA(自由貿易協定),也對挽回競爭劣勢毫無助益。

     從二○○三年開始,我們就可看到不少學界智庫、甚至包括經濟部等官僚單位,都已對東協加一對台灣經濟影響作過評估,並提出警語。結果呢?蔡英文口中的「循序漸進」,不知民進黨執政八年作了多少?

     如果反ECFA理由真是為擔心弱勢產業問題,那麼,也沒理由贊成與其它國家談FTA,因為,同樣都有開放進口、弱勢產業問題。

     至於蔡英文質疑ECFA圖利大財團,也不知證據何在。所有關稅減讓、早收清單,都以產業別談,如石化大財團台塑獲利,小石化廠商同樣得利。蔡英文也責備業者不該為幾個百分點稅率差距,就要政府簽ECFA,蔡主席或許以為所有業者都與台積電、聯發科一樣,享有四、五○%毛利,卻不知連不少科技業者,都是為「保三」、「保五」奮戰。幾個百分點的差距,對政客而言可為意識形態犧牲,但對廠商而言,可能是生死存亡的關鍵。

     曾參與不少國際經貿談判的蔡英文,不斷強調多邊談判的重要,也提醒馬英九,今年WTO杜哈回合談判就可望成功,但此說非事實。雖去年APEC貿易部長會議時,與會者「承諾」要致力讓杜哈回合在二○一○年完成,但至今仍無人說得準何時大功告成。WTO祕書長拉米當時就說,杜哈回合談判已完成八成,但剩下的二成卻是最艱難的部分。

     而儘管在去年底的WTO部長會議中,同意「盤點會議」推動談判,但今年三月底的盤點會議仍持續觸礁,無法為停滯已久的談判找到推進的方向與時程。在三月廿六日的記者會中,拉米表示沒有設定完成杜哈回合談判的時間表。坦白說,今年即使真能完成談判,也不是真的完成談判,而是「政治」上決定結束談判罷了。

     此外,蔡英文也提到,香港與大陸簽訂CEPA(更緊密的經貿關係)後,造成貧富差距嚴重惡化,因此台灣簽CEPA後會造成更嚴重的貧富差距問題。但觀察各項數據,此說可說毫無立論基礎,更無數據可支持。

     這十多年來,台灣未與主要貿易國簽FTA、更別提ECFA,但貧富差距一路上升。再看香港,香港貧富差距廿多年來一路上升,成為已開發國家中貧富差距最嚴重的經濟體。蔡教授對CEPA對香港影響的詮釋,既片面又錯誤。

     簡言之,主要國家近十多年貧富差距都一路擴大,主因是全球化影響;多數政府在此過程中,未能處理好內部所得分配問題,才讓貧富差距日益擴大。蔡英文的論點是否真的是「專業而理性」,或許可再重新評價吧!


2010-05-02 中國時報 【社論】

 time15068.gif    photo15068.gif

 

ECFA政策形成要避免財團染指

【聯合報╱社論】

雙英ECFA辯論,外界咸認為馬英九總統大獲全勝,也提振了政府相關部會的運作士氣。儘管如此,我們也不該以辯論成敗概括接受或否定所有的相關論點。至少,蔡英文主席所提ECFA簽署背後的財團角色與「太子黨」獲利一節,事關牽動庶民的公義神經,就值得馬總統格外關注。

對於蔡英文的質疑,馬總統在辯論時以「歡迎檢舉」及「清廉要求遠高於前朝政府」回應,就辯論技巧與民眾的扁案記憶而言,絕對是銅牆鐵壁般的堅強防守,蔡主席不得不知難而退。但是,ECFA所涉及的關稅減讓、產業合作、投資協定等廣泛議題,畢竟牽涉到孰先孰後、合作方式、要價或退讓幅度等政策;這些政策難免大幅影響企業利益,故業主們試圖影響或改變政府ECFA的布局,是可以想見的。從這個角度來看,ECFA背後所涉及的財團或企業利益,倒未必涉及任何不法或貪瀆,因此並沒有馬總統所謂的「保證清廉」或「歡迎檢舉」的問題,而是涉及ECFA產業政策的決策機制。財團若能直接間接影響政府的談判策略與內容,則根本無須行賄,其所獲利益已是大得驚人。

以蔡主席所點名的「太子黨」為例,就與台灣業界所熟知的情境有些契合,未必全屬空穴來風。在過去數年兩岸的若干高層平台式聚會中,總是有不少紅頂商人躋身隨侍。他們絡繹於途、攀附結交,難道不是為了兩岸一旦進一步開放的未來利益?難道只是為了與中共高層握個手?除非這些平台式會議共識對於日後雙方洽談事宜全無助益,否則自然令人懷疑有政策影響的功能。再以總統府內的財經諮詢小組為例,其成員包括為數不少的電腦、機械、通路、文創、金控等業主或周邊分析師。當他們開會討論決定台灣發展方向、優先次序、政策重點時,就不免關涉或隱含了若干特定利益。這種登堂入室影響政府政策的情形,並不涉及任何不法,卻是馬政府需要警惕的地方。萬一爆發利益糾葛,將重傷ECFA的政策推動。

就學理而言,任何政黨執政久了,財團所能布局滲透的機會就逐漸增加。以前朝扁政府為例,在其第一任總統期間,外界所聽到的政商關係相對有限。但是到了第二任總統任期,就出現了各種百貨、保險、金控業者與官邸的互動傳聞。這些事例即使有遭檢方起訴,但其中真正能司法定讞者可能為數不多,何況尚有「黑數」。但不可諱言,官邸與業者之間的曖昧關係,直接或間接促成了當年的「二次金改」政策,也造就了上兆資產的國有銀行轉入私人財團的手中。一項合法但無厘頭的金改政策,背後就有這麼巨大的利益;兩岸ECFA談判的面向如此之遼闊,要如何維持政府政策研擬的中立性,絕對是馬總統要在制度上預做防範的重點。

事實上,執政越久政商關係就越複雜,這是國內外政壇的共通現象。馬政府雖然在二○○八年才上台,但是國民黨卻是在台灣執政超過五十年的老政黨,其背後盤根錯節的政商關係,相信馬總統也有所掌握。針對在野黨「ECFA圖利財團」的指控,馬政府最該著力防範的,倒不是司法面的檢舉、調查與議處,而是在政策研擬制度面的堅壁清野。不論是諮詢小組、產業搭橋或國共平台,都要適度切割業者的意見與政策研擬者的判斷。業者如果有看法,只宜透過公聽會光明正大地表示,而不可以府院好友的密談方式,擾亂政策形成。即使是協助馬總統ECFA辯論的幕僚群,都要注意其成員的財團瓜葛與背景,以免受間接洗腦之毒。

總之,馬總統的清廉自持,國人信得過;但要排除ECFA背後財團圍事的陰影,必須要在政策形成機制上,做更大的防範。蔡英文的指控或許沒有直接證據,卻有情境跡象。未雨綢繆,正是國家領導人該做的事。

【2010/05/02 聯合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碧琴司の 的頭像
碧琴司の

✍ 碧琴司の →ße

碧琴司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