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jpg 

美國德拉威州(Delaware)的克利斯汀.歐唐納(Christine O’Donnell)雖然穿著套裝、配戴珠寶,講起話來卻像反叛軍首領。「當人們害怕政府時,這就是個暴政。」最新被提名的共和黨參議員,在星期二晚上的聚會中發表聲明,且高調的使自己的勝利在各共和黨部傳播。「當政府害怕人民,這就代表自由。」就歐唐納的論述中,Jefferson對英殖民的看法完全被新的威脅替代:共和黨在威明頓(Wilmington)和華盛頓(Washington)的領導者,和大部份具有總統歐巴馬領導氣質的黨員們。「我們將使人們的聲音再次被華盛頓聽見,」歐唐納表明到。

 

她從政治運動中直接講述的話語,促使她贏得勝利,也震驚了政治圈——一個由綿延擴散的憤怒和沮喪集合而成,他們自稱為茶黨。他們沒有政府發給的憲章,紙本宣言和召開例行性會議。但從內華達的高原沙漠到肯塔基州的煤炭丘陵,這個政治運動已經顛覆了2010年共和黨內的菁英人士,他們更計畫在2012年總統任期重組國會。「這是個超越競選活動的目標」,歐唐納在Elks lodge告訴她持續增加的支持者,「要達成的目標是重建美國。」但其實結果是使美國和共和黨動盪不安,自從1964年貝利.高華德(Barry Goldwater),針對鄉村俱樂部的共和黨人以來,沒發生過這麼嚴重造成共和黨正統性危機的反抗運動。而且像這樣的政治運動,很可能產生影響一世代的革命性改變。回到四月,當佛羅里達州曾經受歡迎的州長查理.克瑞思特(Charlie Crist)脫黨表明的反抗態度,被某些人錯誤解讀為一個州分裂和候選人怪異的行徑,視為單一事件。除此,當猶他州參議員包柏.班奈特(Bob Bennett)在五月於州議會中,失去再被提名的機會時強忍淚水,很少人想到這樣的反叛,會再延續到其他任何紅色州區域。然而這種混亂的小震動卻發展成難以想像的大地震。單就參議員競選來說,內華達、科羅拉多、猶他、阿拉斯加、肯塔基、德拉威和佛羅里達州的茶黨候選人都相繼宣布勝選,且贏過某些華盛頓共和黨領導人精心挑選的候選人。

 

激烈反對精英

 

到目前為止,茶黨候選人贏得的勝利像歐唐納等,都利用了美國政治其中一個最大而且公開的秘密。這兩個用他們所有力量去型塑國家會議事項的主要政黨,似乎太專注在攫取自身的權力。在非大選年的主要選舉,都傾向造成選民分裂,使候選人容易受到小型民眾運動的影響。

 

過去,州和國家政黨在面對這種反叛,都會改變他們的支持對象、背書和捐贈給予能夠勝選的候選人。但就像其他形式的權威機構——媒體、銀行和聯合領導,國家政治領導人們陷入了他們自身正統、合法性的危機。這種工具過去對於阻撓其他候選人相當有用,現在卻成為攻擊反對當局更深層的表現。

 

【本文譯自《TIME》SEP27/2010,由台灣英文雜誌社授權刊載,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碧琴司の 的頭像
碧琴司の

✍ 碧琴司の →ße

碧琴司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