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Krugman.jpg 

我已經開始對美國勞工的未來產生惡兆之感,理由可能與你想的略有出入。

經濟成長仍然緩慢,展望最近的未來,失業率可能有增無減。這很糟糕,然而更嚴重的是,愈來愈多的證據顯示,我們的執政精英對於不可思議的經濟苦難正逐漸成為新常態的趨勢根本毫不在乎。

我擔心在上位者非但不思勇於承擔創造就業的責任,而且很快就會聲稱,高失業率是結構性問題,是整體經濟的永久環節之一。如果迫使大批美國人承受長期失業的苦果,他們必定會將這個藉口化為悲慘的事實。

不久之前,任何人如果預言六分之一的美國勞工很快就會失業或被迫兼差,勞工的平均失業期將達到35周,一定會被斥為悲觀派,部分原因是,果真如此,決策者一定會全力創造就業機會。

然而已經不幸言中。我們看到什麼?

首先,我們看到國會袖手旁觀。共和黨人與保守派民主黨人不僅不願以任何具體措施創造工作機會,甚至不願設法紓解失業者的苦難。

部分人士表示,我們缺少對失業者伸援所需的資源,必須立即減少預算赤字,否則「債券義勇軍」一定會使美國的舉債成本暴增。我們之間的部分人士曾經試著指出,這些債券義勇軍是赤字鷹派憑空想像的產物。投資人不但沒有遠離美國債券,而且還瘋狂搶購,以致利率跌到歷史新低。然而散播恐怖氣氛的人士不為所動。他們表示,對抗赤字必須是高於其他施政項目的最優先要務。也就是,除了為富人減稅,而且必須予以延長之外,無論為富人減稅衍生多少赤字也在所不惜。

關鍵是,人數多到足以封殺任何創造就業機會之具體措施的國會議員,卻非常關心占全美總人口僅1%的富人所承擔的稅。他們不在乎美國失業勞工的艱困處境。

如果國會不願採取具體行動,聯準會如何?畢竟聯準會的主要目標有二:充分就業與物價穩定。實際而言就是把通膨控制在2%左右。在當前失業率居高不下,通膨低於目標的局面下,你可能預期聯準會將以非常手段刺激經濟。實則不然。

的確,聯準會已經有動作:它的政策工具短期利率已經接近零。然而聯準會主席柏南克向我們保證,他還有其他選擇,例如購買更多抵押擔保證券,以及承諾將短期利率維持在低檔。許多研究顯示,聯準備可以承諾諮商調高通膨目標到2%以上,以達到刺激經濟的目的。

然而聯準會並未這麼做。部分官員甚至降低成功的標準。例如,達拉斯聯邦準備銀行總裁費雪上周表示,聯準會對經濟的疲弱不負任何責任。他認為,這種結果肇因於企業對未來的法規懷有不確定感。這種觀點在保守派的圈子裡相當普遍,卻與實際證據完全牴觸。事實上,他以降低標準的方式回應外界對聯準會未能達成目標的批評。

費雪接著表示,聯準會的目標不是維持大約2%的通膨,而是把通膨「控制在極低而穩定的狀態」。

簡言之,一切還好。我曾經看過同樣的戲碼在日本上演。我認為,如果物價開始下跌,低於目標的通膨成為通縮,部分聯準會官員一定會表示這也還好。

未來的發展如何?我認為很可能出現以下的結果:從現在開始的兩年內,失業率一定還是非常高,很可能高於當前。然而政治人物與聯準會官員不但不願承擔扭轉乾坤的責任,而且一定會聲稱,高失業是結構性問題,非他們所能控制。誠如我所說,假以時日,隨著長期失業勞工喪失技能以及和勞動市場的連結,進而變得不能被雇用,這些藉口可能成為自行應驗的預言。

我願意想像社會大眾的憤怒足以預防這種結果於未然。然而美國人誠然忿忿不平,卻模糊焦點。我因此擔心,那些未能對失業大眾處境感同身受的主政精英可能任由就業機會不斷消失。(作者Paul Krugman是紐約時報專欄作家/陳世欽譯)

【陳世欽譯2010/08/03 經濟日報】

創作者介紹

✍ 碧琴司の →ße

碧琴司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