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57140-2453623.jpg 

5957140-2453637.jpg 

貝伊(Evan Bayh)周三投書給紐約時報宣稱,民主黨「不自量力,在嚴重經濟衰退期間著重於醫療健保而非創造就業」,許多人和他持相同看法:歐巴馬政府錯在不專注於經濟的看法愈來愈普遍。

但我不清楚人們說這句話時是什麼意思,我認為這是在批評歐巴馬的紀錄,卻不解釋要是你當總統會有怎樣不同的作為。

說歐巴馬應該專注於經濟的人,是指他應該推出規模更大的刺激經濟方案?或是指歐巴馬應該對銀行採取更強硬立場?如果都不是,那這些人在暗指什麼?難不成他應該成天皺著眉頭嘀咕:「我很專注…」?

歐巴馬的問題不是不夠專注,而是不夠大膽,他上任初期制定的經濟計畫力道不夠強,而假裝一切已步入軌道則加深這個原罪。

重大金融危機通常會產生可怕的後果:數年的高失業率。歐巴馬上任時,美國剛遭遇1930年代以來最嚴重的金融危機,前景異常嚴峻,需要深具雄心的復甦計畫。

歐巴馬當時有辦法提出這種計畫嗎?他當時可能無法說服國會通過大型計畫,或者說他需要非常高明的政治手段才可能闖關成功。

然而他當時大可大膽為之,提出真正可滿足經濟所需的A計畫,要是A計畫遭共和黨封殺,再提B計畫,並順理成章地把經濟問題歸咎於共和黨。

但歐巴馬選擇看似較安全的道路:中等規模、且明顯不足的刺激經濟方案。這並非後見之明,2009年初許多經濟學家曾焦慮地警告,歐巴馬政府的經濟計畫規模太小。

更糟的是,歐巴馬沒有B計畫。2009年底時就可看出這些經濟學家的擔憂有其道理,歐巴馬本可告訴全國人民:「前朝政府留下的經濟爛攤子遠比預期嚴重,我們需要進一步行動。」但他並沒有這麼做,他和官員們繼續宣稱最初的計畫恰到好處,隨著經濟情況持續不如預期,歐巴馬政府的信譽也進一步受損。

同時,歐巴馬政府對銀行友善的政策和言論(主要怕傷害金融市場信心),最終不但引發民怨,也對更善待銀行的共和黨有利。

歐巴馬未反駁政府有責任提振經濟的說法,導致他陷入更不利的處境。

歐巴馬首場國情咨文令我失望,當時他說:「全國家庭正勒緊褲帶,也得做出艱難的決定,聯邦政府應該共體時艱。」不只因為共體時艱不是當前經濟所需(現在政府必須支出,因為民間部門無法或不願支出),也因為這正如即將成為眾議院議長的貝納(John Boehner)在批評最初刺激經濟計畫時所說的,要是總統不為自己的經濟信念辯護,誰會為他辯護?

所以歐巴馬不是不夠專注,而是不夠有氣魄,缺乏捍衛信念的勇氣。說他不專注的人不曾解釋為何不碰醫療健保能產生較好的結果。

歐巴馬在剩下的兩年任期內還是可以明確表達自己的立場,其中一項是幫助屋主;過去兩年他在這方面表現失職。

此外,他也可以推動B計畫,提出真正能創造就業和協助失業者的措施,讓共和黨承擔阻撓復甦的責任。

表達立場絕對有政治風險,但歐巴馬的經濟政策之所以會變成政治災難就是因為他想打安全牌,是時候試試別的方法了。

(作者Paul Krugman是紐約時報專欄作家)

【于倩若譯2010/11/06 經濟日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碧琴司の 的頭像
碧琴司の

✍ 碧琴司の →ße

碧琴司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